栏目分类

客户服务

你的位置:亳州块头哥食品有限公司 > 客户服务 > 上海车展女车主起诉特斯拉被立案:刹车门求解,行车数据属于谁?


上海车展女车主起诉特斯拉被立案:刹车门求解,行车数据属于谁?

发布日期:2022-07-27 12:42    点击次数:81

  记者 林子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贾宁 刘军

      核心提示

  新京报贝壳财经:一年时间,是否拿到了特斯拉新提供的数据 ?

  张女士:上海车展后,我只拿到了一份特斯拉提供的行车数据,我认为那份数据不完整,此后没有拿到新数据。

  新京报贝壳财经:为何要起诉?

  张女士:我国法律《民法典》《个人信息数据安全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都规定个人对于自己的数据有知情权,可以阅读或复制。因此,我认为特斯拉的行为不合规,我关于行车数据诉讼的主要诉求就是拿到完整的行车数据。

  新京报贝壳财经:现在开庭时间还没有确定?

  张女士:对,刚刚立案。

  新京报贝壳财经:你的生活有什么改变?

  张女士:有非常大的改变,我和我接触到的特斯拉车主,我们都越来越专业,本来我们只是普通消费者,买车之前,大家在这方面的认知都不是非常清晰。但现在我们对专业数据都很了解,甚至对法律方面的了解都加强了。

  拿到事故发生前的完整原始行车数据,这成了张女士一年来的念头。

  她口中的“完整”并不局限于时间。此前,在其接连“炮轰”下,特斯拉已经提供事故前30分钟数据,其中包括车速、制动踏板物理性移动信号等9项参数,行车数据内容多达48页。

  “特斯拉提供给我们的数据,缺少了很多参数。”业内声音同样认为,目前数据不足以判断真相。

  近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获悉,去年张女士就特斯拉行车数据纠纷向法院递交资料,今年3月12日获得受理,随后立案,案由为个人信息保护纠纷。

  这或许是国内第一起“新能源汽车行驶数据纠纷”案件。而汽车行车数据归属权争议,也是新能源车飞速发展从而滋生矛盾的一个缩影。

  智能汽车新时代,靠硬件来检验汽车是否刹车失灵的“老办法”已经行不通,软件和系统监测技术急需提升。“真相很重要,但真相只是一方面”,专家看来,由此次特斯拉维权事件引发的行车数据归属权问题十分重要。

  如今,更值得探讨的是,法律法规中提及的数据归属权如何落地实施,企业行为是否有监管与问责机制以及现行机制如何跟上飞速发展的智能汽车新时代。

  与特斯拉对簿公堂

  3月初,河南郑州小雨淅淅沥沥。和风渐起,百草吐绿,郑州开始走出寒冬。

  等待近一年时间,张女士接到了案件获得受理的短信通知。

  前年,外形飒爽又流畅的特斯拉正合张女士心意,她几乎毫不犹豫地买了车,还在车上贴了像钻石一样的贴标,阳光照射下来闪着光。

  到了2021年,她成了特斯拉“刹车门”风暴中心,也背上了“上海车展车顶维权女车主”标签。

  在坚定认为自己车辆“刹车失灵”并投诉无果后,4月上海车展上,张女士踩上特斯拉展车车顶,大喊“特斯拉刹车失灵”,也就此展开了“马拉松式”维权——5月,张女士对特斯拉公司、特斯拉副总裁陶琳提起名誉侵权起诉。7月,又向安阳市北关区人民法院递交了相关诉讼材料,就特斯拉行车数据等方面提起诉讼。

  贝壳财经记者获悉,去年12月,名誉权案件已经公开审理,而行车数据诉讼在今年3月12日获得受理,随后立案。

  “请求判令被告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向原告本人提供完整真实的原始行车数据”,张女士向贝壳财经记者出示的民事起诉状中写道,2021年2月21日,原告的特斯拉汽车追尾其他车辆,造成严重事故,为查明事故原因,原告依法要求被告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提供该车辆发生事故前半小时完整真实的行车数据,被告特斯拉以各种理由拒绝。

  “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原告车辆的行车数据属于原告的个人信息,原告有权查阅和复制被告特斯拉持有的原告完整真实的原始行车数据,被告的行为严重侵犯原告的合法权益。”诉状称。

  张女士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至今仍然没有拿到完整的行车数据。其向记者展示特斯拉提供的事故前30分钟数据显示,这份数据一共有9项参数,包括车速、制动踏板物理性移动信号、制动主缸压力、ABS信号、加速踏板位置、方向盘转向角等。

  不过,她认为,刹车踏板位移、电机扭矩等关键数据,特斯拉都并未提供。

  张女士称,自己获悉一名在同一家4S店买车的车主发生事故后,特斯拉也提供了数据。对比后发现,特斯拉向两名车主提供的数据参数并不一致。

  此举让其认为,特斯拉实际记录了事故相关数据,因此有能力,也有义务向车主提供全面的数据。她的主要诉求是要求特斯拉提供完整行车数据。

  对此,3月22日,贝壳财经记者尝试求证此事,特斯拉方面表示暂无可回应信息。

  索要数据也维权

  索要行车数据遇阻,正在被更多人经历。

  上海特斯拉车主许会(化名)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特斯拉称要看行车数据必须提供相关部门的证明。

  据其讲述,2021年9月其驾驶特斯拉Model S从南通度假后返回上海,街沿准备放下车内朋友和孩子时,已经减速慢行的车辆突然自动提速,并以100公里/小时的速度往前冲,刹车完全失灵。“我被迫将车开到路上,连续撞了两辆车才停下”。

  许会向贝壳财经记者提供的监控视频显示,Model S减速后忽然加速,但无法显示加速原因。

  她随后报警,并称同时通知特斯拉。特斯拉此后回复,许会踩错了加速踏板,才导致车辆忽然加速,特斯拉不对此进行赔偿或退车。此后,她要求特斯拉提供车辆行驶数据,用以判断或检测事故原因。

  许会向贝壳财经记者出具的截图显示,特斯拉方面表示,可以提供数据,“但是需要公检法或者监管部门出具相应证明”“不是事故证明”。在多次追问后,特斯拉方面未再就此进行回复。

  许女士提供的另一份截图显示,该事故负责交警表示,警方无法开具上述证明。

  在索要行车数据过程中,也有人反映获得的内容不足。

  2021年12月24日,江苏常州溧阳一辆特斯拉坠河,车内两人受伤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亡者家属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事故发生后,特斯拉提供了部分行车数据,记录了该车在2021年12月24日12时06分57秒至12时16分38秒之间的行车数据。

  家属认为,特斯拉提供的行车数据依旧缺少关键数据,比如ABS、刹车踏板角度、电机转速、气囊数据、主动刹车系统相关数据等。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家属仍认为获得的数据充满疑点,并列举称第4页,12时16分32秒764分秒加速踏板是3.6%,12时16分33秒776分秒加速踏板上升到100%,闺蜜的战争并持续至12时16分36秒056分秒。而这期间,特斯拉有4次制动信号触发记录。

  “驾驶员踩满了加速踏板,加速踏板达到了100%,这个情况下为什么又会出现4次刹车记录呢?”家属表示不解。

  破解“刹车失灵”与归属权争议

  去年,张女士表示收到了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寄来的诉前调解意见征询书。特斯拉要求其赔礼道歉,并赔偿名誉权损失500万。

  近日,张女士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至今暂未收到开庭通知。

  此前,特斯拉正式起诉千万粉丝网红“小刚学长”,诉其侵犯名誉权,也将“特斯拉刹车失灵”事件延续至2022年。

  自上海车展被维权后,特斯拉已经涉数起官司,并成为维权角色。去年,针对温州车主多次在线上平台或媒体采访中称“刹车失灵,自动加速”,特斯拉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支付侵权损害赔偿金50万。

  行车数据归属权争议发酵,成为新能源汽车普及带给行业的挑战之一。

  多位业内人士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显而易见的是,张女士事件中,特斯拉仍然可以再进一步提供更多数据,尤其是电机扭矩和黑匣子EDR中的数据,成为破题关键。

  “这份数据缺失的参数确实非常多,譬如只写了制动踏板物理性移动信号有或没有,但正常数据应该给具体度数,特别像新能源车的算法都是需要车的信号去判断人的状态。”主机厂整车标定工程师天明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去年4月,特斯拉承诺,公司将毫无保留地配合监管部门开展深入调查,愿意在客户同意、政府指定或监督的情况下,三方共同见证,在全国范围内任意有资质的权威检测机构进行检测。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向记者表示,目前市面上的机构基本只针对成熟的、研发比较久的技术进行检测,特斯拉的软件和系统对于部分机构来说比较新,机构很难检测出来,即使可以检测,过程也比较漫长。

  此前,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随机致电了多家汽车检测机构,对方均表示,可以为车辆进行硬件方面的检测,但如果是软件或系统存在问题,以机构现有技术,不能保障检测出来。

  对方解释称,车辆如果出现刹车失灵,一般不会是硬件问题,大部分都是软件问题,可以通过OBD全车电脑检测来鉴定,读取发动机和变速箱数据,但特斯拉是通过自己内部传感器和监控设备获得数据传回总部,外界技术手段是做不到的,“甚至连大概(数据)都读取不出来”。

  对方进一步表示,如果特斯拉愿意提供历史数据,比如在高速路上踩了刹车但没有减速、刹车灯已经亮了但没有明显减速,这些数据是有可能侧面印证特斯拉可能存在刹车失灵问题的,但这只能让品牌方提供。

  “车企提供了数据,但数据不完整,这样的情况十分少见”,上海汽车零部件检测实验室的工程师梦威表示,借着这次契机,如果我们能推动汽车产业链中数据体系的完善,未来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能有实验室、处理机构来妥善解决问题,也是这件事的意义。

  “特斯拉这件事带给我们的思考,也在于如何准确判断一辆车的行车状态,一家车企究竟需要提供怎样的参数,才能确保车主明晰地了解自己车辆的状态,这也为此后的消费者作出了参考”,梦威表示。

  他称,就目前得到的数据来看,并不能得出“特斯拉刹车失灵”的结论,但要全面、准确的判断,确实还需要配合三轴数据、测量加速度、电机扭矩、EDR等各方面数据去判断,目前的信息尚不足够。

  “真相很重要,但真相只是一方面”,中科院计算所数值模拟方面研究员汪淼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由此次特斯拉维权事件引发的企业监管问责机制如何完善、数据隐私归属权与如何保护也十分重要,“如今智能汽车不断普及,无人驾驶技术不断发展,未来相关矛盾可能更加突出”。

  汪淼表示,随着技术不断进步,有关部门应该利用好这次契机,建立专家库,在监管机构、车主、车企可以获取专业数据的时候,让有足够公信力、足够权威服众的专家库,为大家做一次公开、公正的还原,无论车主、车企谁对谁错,大家都能得到正向反馈。

  ■ 释疑

  车企是否应该提供行车数据?

  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称,行车数据中包括刹车、方向盘转向等,都是属于车主行为产生的数据,因此这个数据也应该属于车主。

  对于特斯拉数据究竟属于谁的问题,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特斯拉车辆的行驶数据包含了位置信息、行踪轨迹等,这些行驶数据通过与车辆行驶证等结合,完全可以识别车主的真实身份。

  根据民法典、网络安全法等法律规定,特斯拉车辆的行驶数据属于个人信息的范围,车主对此享有合法权利。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如今很多新能源车都是通过车内和车外的相关监测设备收集数据,对车的辅助驾驶等相关技术进行支持,因此,这些数据都是针对个人身份信息的数据,比如行踪轨迹、车辆行驶路线等,这些都属于个人信息。

  他介绍说,在认同这些数据属于个人信息的前提下,《民法典》第1034条规定,个人信息是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特定自然人的各种信息,个人信息包括行踪信息。此外,根据规定,自然人可以依法向信息处理者查阅或者复制其个人信息。

  记者了解到,最高法副院长贺小荣曾表示,个人信息被滥用问题日益严重,为了加强个人信息保护,根据民法典第1034条等规定新增了一个案由。“个人信息保护纠纷”案由已于2020年12月30日被新增设。

  朱巍表示,正是因为《民法典》对此做出了规定,因此车主有权向车企主张权利,获得自己被收集的个人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五部门联合发布《汽车数据安全管理若干规定(试行)》,自2021年10月1日起施行。其中指出,“汽车数据处理者处理个人信息,应当告知个人以下事项:查阅、复制其个人信息……的方式和途径”。

  对于车主担心数据被篡改,朱巍表示,《民法典》也规定称,信息处理者不得泄露或者篡改其收集、存储的个人信息。

  在朱巍看来,车主们作为主体,无论车辆是否正常行驶,本身就可以向车企索要行车数据,“即使车主没有发生车祸,只是希望查看自己踩下的刹车数据,也是可以的”。

  对于车主们认为自己无法拿到完整行车数据的情况,朱巍建议车主们前往基层法院起诉。

  黑匣子能否解决数据之困?

  2021年4月,《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进行修改,要求新车配备黑匣子,其中对黑匣子应该记录的数据做出了规定,这些数据分为A级和B级。其中,A级数据要求自2022年1月1日开始记录,B级数据要求自2024年1月1日开始记录。

  其中,A级数据包括加速踏板位置、纵向加速度、防抱死制动系统状态、最大记录纵向delta-V、达到纵向最大delta-V时间、行车制动状态、驾驶员安全带状态、加速踏板位置等。

  B级数据元素包括横向加速度、制动踏板位置、倾侧角速度、转向角度等。其中制动踏板位置,则被工信部要求自2024年1月1日起需被黑匣子记录。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特斯拉向张女士提供的行车数据包括9项参数,但并不包括制动踏板位置、电机扭矩等具体数据,只写了制动踏板物理性移动信号有或没有。

  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每辆特斯拉都带有EDR(Event Data Recorder),即事故数据记录器,可以被看作是汽车上的黑匣子。黑匣子EDR被用于记录、收集车辆事故发生前后的信息,以便于事后分析。

  张翔告诉记者,目前黑匣子在国内的渗透率、装车率都比较低,大概在10%-20%之间,一般出现在奔驰、宝马等豪华品牌中。而国外的黑匣子装车率相对较高,且也要求二手车、旧车安装黑匣子。

  至于其用途,张翔称,如果有车主没有拿到行车数据,或者认为自己的行车数据不完整,可以自己购买工具,从黑匣子上下载。不过,汽车安装了黑匣子,提取其中的EDR数据也存在一定难度,比如提取时需要专用数据线等工具,才能将数据提取到电脑中,普通消费者一般不会花费这么多钱去购买工具,购买之后,整个读取过程也有一定难度。

  记者了解到,如果需要读取EDR数据,车主需要登录特斯拉英文官网,购买外接电池和数据线,连上车辆黑匣子就可以在电脑登录软件获得数据压缩包。此后,还需要将已经获得的数据压缩包重新上传到网站上进行解码,以查看报告。目前上述数据线尚未对中国大陆开放出售,需从北美等地购买。

  中汽协数据显示,今年2月,新能源汽车销量为33.4 万辆,同比增长204.4%,当月行业新能源渗透率达22.9%,乘用车新能源渗透率达22.0%。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此前预测,2022年新能源汽车渗透率约为22%,新能源乘用车渗透率可达到25%左右。

  张翔表示,法规政策如今对黑匣子开始重视,其实也是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发展带来的必然现象。

  “我国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产业刚刚起步却又发展迅速,有许多新技术还需要等待时间的检验,正是因为汽车行业发展趋势的改变,行车数据归属权的问题也就受到了比往年更多的争议和关注”,张翔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随着辅助驾驶开始普及,很多车的传感器、决策和执行都与智能零配件息息相关,车辆的刹车与转动方向盘都会经过车载芯片计算后发出指令,一旦出现计算错误,就十分需要黑匣子来揭露真相”,张翔说。

  特斯拉2021年5月发布消息称,已经在中国建立数据中心,以实现数据存储本地化,并将陆续增加更多本地数据中心。所有在中国大陆市场销售车辆所产生的数据,都将存储在境内。同时,将向车主开放车辆信息查询平台。当时特斯拉称,此项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特斯拉行车数据归属争议大事记(部分)

  2021年4月19日

  在上海国际车展特斯拉展台上,张女士站在特斯拉车顶多次大喊“特斯拉刹车失灵”。当日,特斯拉回应称,对不合理诉求不妥协。

  4月20日晚

  特斯拉致歉表示要负责到底。目前已经成立专门处理小组,专事专办,努力在合规合法的情况下,尽全力满足车主诉求,让车主满意。

  4月22日

  特斯拉提供了此前被质疑“刹车失灵”事故的一分钟数据。特斯拉表示,公司咨询了法律人士,由于数据属于车主隐私,除非车主自行发布,否则特斯拉不方便再公开更多数据。据特斯拉描述,在车辆发生事故前的30分钟内,车辆有超过40次踩下制动踏板的记录。

  4月22日

  特斯拉回应贝壳财经记者称,公司已经主动与郑州郑东市场监管局联系并汇报了进展,会提供事发前半小时的车辆原始数据给河南安阳车主方。特斯拉方面表示,可以向女车主的丈夫提供电子版本或邮寄。

  对于此前女车主家属质疑特斯拉修改、删除数据的表述,特斯拉表示,车辆数据是车辆网关读取车内各部件信号并以加密形式存储。存储后的数据采用加密技术记录,无法直接读取、修改、删除相关数据。在出现产品质量纠纷时,特斯拉会依法提供真实、完整的车辆数据。

  5月

  张女士对特斯拉公司、特斯拉副总裁陶琳提起名誉侵权诉讼。

  6月3日

  贝壳财经记者在河南郑州专访了车主张女士。3个小时的谈话中,女车主首度公开了长达48页的特斯拉事故前30分钟行车数据,并对这份数据表示质疑。

  张女士表示,自己最主要的诉求,是得到车辆事故发生前的完整原始行车数据。在起诉特斯拉名誉权后,她会就特斯拉提供完整数据的诉求继续进行起诉。

  7月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五部门联合发布《汽车数据安全管理若干规定(试行)》,自2021年10月1日起施行。其中指出,汽车数据处理者处理个人信息,应当告知个人以下事项:查阅、复制其个人信息……的方式和途径。

  9月27日

  张女士表示,收到了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寄来的诉前调解意见征询书。特斯拉要求其赔礼道歉,并赔偿名誉权损失500万。近日,张女士向记者表示,自己至今都没有收到开庭通知。

  2022年3月12日

  张女士起诉特斯拉行车数据案件获得河南省安阳市北关区人民法院受理,随后立案,案由为个人信息保护纠纷。

  诉状称,请求判令被告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向原告本人提供完整真实的原始行车数据。“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原告车辆的行车数据属于原告的个人信息,原告有权查阅和复制被告特斯拉持有的原告完整真实的原始行车数据,被告的行为严重侵犯原告的合法权益”,诉状中写道。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上一篇:龙光集团惨遭“股债双杀”:年内股价暴跌近七成,市值蒸发235亿港元
下一篇:无聊猿猴NFT创作方融资4.5亿美元,已开始另一元宇宙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