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客户服务

你的位置:亳州块头哥食品有限公司 > 客户服务 > 日本这几位高僧书法写的不简单


日本这几位高僧书法写的不简单

发布日期:2022-08-11 02:40    点击次数:90

日本这几位高僧书法写的不简单

日本高僧书法赏析

文/柯渱

所谓“高僧书法”其实是个片面的归类,是因其特殊的身份来界定归类,而非根据书法时代、风格等严格意义的归类,只能说这仅是一“旁门分枝”。然而近年来对于高僧书法的研究和发掘日渐兴起,中国高僧书法存世寥寥,而在日本平安、镰仓时期,许多求法僧来中国求法习艺,学习佛教之外,也汲取了魏晋唐宋之书法精髓,很好地继承了中国书法,而这些墨迹都完好地得以保存。那就让我们来细细品味这些气息醇厚而又活泼生动的作品吧。

▲空海 弘法大师笔尺牍《风信帖》教王護国寺藏

▲空海 《灌顶历名》卷首 神護寺藏

空海的《风信帖》谦谦如魏晋君子,结体与《圣教序》近,而较刻本之《圣教序》更温和圆润,冲淡纯净。而《灌顶历名 》则沉厚古朴,与敦煌残纸唐代墨迹气韵相合。

▲最澄 伝教大师笔尺牍《九隔帖》 奈良国立博物馆

最澄《久隔帖》笔法精微,圆融细腻,可见其精于二王笔法,如“慰下情”“难”“惟”等结构用笔与二王如出一辙。

▲《久隔帖》细节图

高僧是指高德修行的僧人,他们在佛法教理及品行修为上都有着很高的境界。他们通晓佛理,世事洞明,出尘脱俗。所书也大多是题偈、佛号、禅诗一类,更追求书意禅境。“虚空静寂”自然是他们禅境表现的一种。在字体结构和章法布白上都讲究虚空,线质纯净,给人以茫茫雪原不着一丝尘土的纯净美。

▲一山一宁 墨迹 《雪夜作》 建仁寺藏

中国元代高僧一山一宁,后东渡扶桑弘法。其草书枯墨长线,笔圆意融、虚空静寂中隐隐透着清脱疏远之意。似在不经意间娓娓道着禅理。

▲良宽《书状》

在高僧书法中,有的作品意境之简远、浑化之荒寒是普通书家所不具备的。如日本高僧良宽的作品,寥寥几根线,淡淡几点墨,顿生“郊寒岛瘦”之意。

▲圣宝 《理源大师笔处分状》 醍醐寺三宝院藏

当然,高僧书法也并非一味简净,禅宗打破常规、呵佛骂祖,追求率真天然,回归纯净本性。在不少高僧墨迹中,不拘一格、荒率天真的风格也是一大亮点。

▲一休宗纯《辞世颂》

艺术与宗教如此贴近:信仰、坚持、清修、践行。抚书见性,高僧墨迹又带给我们怎样的禅机呢?正如一山一宁圆寂之偈语:“横行一世,佛祖钦气,箭既离弦,虚空落地”。高僧已离去,而于虚空中无限久远……

日本书法中平假名是依汉字草书之局部而成,书写起来行云流水,配合汉字草书,真是如鱼得水。所以在日本书法中,草书作品较中国的草书更自由流畅。

▲ 西行 円位消息《宝简集》 金刚峯寺藏

▲ 円珍 《円珍自笔书状 》 东京博物馆保管

第一次看到圆珍法师这件作品是在十年前,一下子被打动,那时起就开始关注日本书法。历来书法结体大多取顺势,而此作取逆势,似断还连,倔强而不生硬,字内空间疏朗空灵, 流光竞猜官网笔墨随意枯湿,不循常规。

▲ 圆珍自笔书状局部

在法度之内,又不拘于法,得书写意气,或浑厚,或散逸,或活脱,或纵横……在高僧墨迹中能深深感受到“无法之法”的魅力。

▲ 无学祖元 《子元祖元高峰显日问答语》

(我要你) 相国寺藏

▲ 东陵永玙 《国师像赞》 鹿王院藏

无学祖元为中国宋元僧人,后东渡日本,圆觉寺开山祖师,其书迹宋代尚意书风明显。东陵永玙,中国元代禅僧,为无学祖元俗侄之子。其题画字浑圆有致,深谙笔法却写得凝练而活泼,与画作之精妙相映成趣。

▲ 宗峰妙超 大澄国师墨迹 《徹翁字号》

▲ 徹翁义亨言外号

这样的题字号也是高僧书法中常见的,大字贵庄严沉厚,得庙堂之气。但也有例外,宁波天童寺位列佛教禅宗五山之第二,其与日本佛教关系密切,日本曹洞宗尊天童寺为祖庭。其“天王殿”及“佛殿”题匾为密云祖师书写,罕见地把“殿”写成草书。

▲ 密云圆悟题写天王殿、佛殿

佛教中超尘脱俗的彼岸追求,以及独特的宇宙观,“执”与“放”阴阳相生,秉持教义,放下尘愿,客户服务跳脱轮回,完满圆融。而在书法的黑白阴阳中,又何尝不是在“执”与“放”间权衡。我们既已落凡尘,何妨觅一清净之地,作彼岸之追求?

中国僧人书法在整个书法史中是边缘化的,而日本僧人书法在日本的书法史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位置。隋唐留学僧以及中国僧人赴日弘化,中国书法在僧人中得以继承,比如日本佛教史上著名的“入唐八家”即是指比叡山天台宗开宗大师最澄及其法裔圆仁、圆珍,以及高野山真言宗开宗大师空海及其法裔常晓、圆行、慧运、宗叡。他们的书法完全继承了唐风,加上嵯峨天皇受空海影响至深,僧人书法开启并引领着日本书法走向广阔。

日本是个善于学习并消化外来文化的一个独特国家,其多种文化皆是“拿来”,然后经过改造成为其独特的民族文化。比如从中国学书法,但并不完全照搬,而是结合自身文字特点,在用笔、结构、章法上都有了变化。可以说,中国书法追求的是“实”,而日本书法更多追求的是“虚”,笔法相对松动,结构去严谨重自然,章法灵动。若按中国式严谨的笔法要求去衡量,自然大多是不达标的。但就在弱化技法的“虚”境中,一派自然天真。

▲ 良源 慈惠大师自笔遗告 卷首 庐山寺藏

此良源之作起首“天禄三年五月三日”明显的唐代楷书风格,后几行渐放松,可见字内空间疏朗浑圆,也是唐风特征。后逐渐起收不囿法,此作应尺幅小,用笔提按自由。

▲ 觉鑁 自笔书状 竜光院藏

此觉鑁书状古意勃勃,与空海《风信帖》有着相同气质,皆为宗唐法之妙迹。字字饱满,落款最后一行运笔灵动,可见中锋控笔能力极强。

▲ 西行 円位消息 宝简集 金刚峯寺藏

▲ 西行 円位消息 宝简集 金刚峯寺藏(局部)

与觉鑁纯圆线条相比,西行运用不少侧锋,在中侧锋的营造中表现更多的层次感。

▲ 大休正念 墨迹 尺牍 常盤山文库藏

这件大体正念尺牍与其大多规整之楷书有所不同,用笔多方切,章法混沌,气格饱满。于硬朗中见率意,是否与其内容“视功名如弊屣,视富贵如浮云,超生越死”有关呢?

▲ 円尔 消息 藤田美术馆藏

▲ 円尔 消息 藤田美术馆藏(局部)

▲ 円尔 遗偈 东福寺藏

嘉贞元年来中国宋朝师事无准师范大师的圆尔法师,从其两件作品来看,字形收放随形,极自由。《消息》之作,行书草化,字形变化,墨色变化,层次分明,行书结构却有草书效果。《遗偈》是高僧书法中独有的异于一般书法的笔墨,是僧人在生命弥留之际书写的最后墨迹。如弘一法师绝笔“悲欣交集”,用尽生命的最后一点真力,往往杀纸极强,拙朴生辣,无力于巧媚雕琢、提按跳跃,甚至笔画狼藉漫涣,含糊不清,但却有着平常不见的浑厚,是生命状态的最后一搏,如油灯芯灭之前一瞬间迸发的火花,灿烂而寂灭。

▲ 无住道晓 梦想记 长母寺藏

此作让我一下想起杨凝式的《神仙起居法》。内擫式结体,线条游走性强,如山涧小溪蜿蜒活泼,若隐若现。而这种格调并非普通书家可达。

▲ 无住道晓 梦想记长母寺藏(局部)

高僧书法并非个个高妙,但从中挑选出精彩之作可见,其作并不能按技法层面去评判,更多的是通过毛笔自身的行走和触及去完成书写,与追求生命本相是一致的。

书写:自由——自由,期间是苦苦的奔突。

生命:寂灭——寂灭,期间是勃勃的追寻。

所以,艺术、宗教、科学都是不断去往揭示生命本相的道路。生命本相很宏大,我们只能通过不同方式去尽量接近,而只有体悟深刻的人才能不断走近。每一个个体都是一个宇宙,在浩淼宇宙间,独立存在而相互作用。



上一篇:欧元区通胀8.1%再创历史纪录,欧洲央行仍按兵不动
下一篇:【晚报】苹果取消赠送配件后赚翻了/vivo X Fold 折叠屏真机曝光

Powered by 亳州块头哥食品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